熊本啊,要永遠幸福

難忘的家族旅行
熊本發生強震後的那段日子,總是不斷回想2015年的家族旅行。雖然在熊本只有短短兩天一夜,也還有早春的寒意,可是那個城市對旅人展現的善意與溫暖,卻在震災發生且餘震不斷的幾日之間,猶如掛念遠方親友的安危,日日夜夜忐忑難眠。希望那次旅行相遇或未曾相遇的熊本人都安好。

那時從黑川溫泉搭乘租賃小巴士進到市區。巴士司機是位穿著合身西裝,猶如在懷舊咖啡館品嚐咖啡的紳士。我們先去了「夏目漱石」坪井舊居。喜歡那裡的木頭地板,喜歡那裡充滿文學和家族愛的歲月感,喜歡庭園的綠意,也喜歡導覽志工在聽聞我們來自台灣時,那樣真情流露地鞠躬,感謝台灣對東日本地震的協助。

%e7%86%8a%e6%9c%ac%e5%8a%a0%e6%b2%b900

那天結束熊本城參訪之後,來到旅館check in,住進滿屋都是酷MA萌(KUMAMON)的房間,幾乎是全員尖叫的程度。夜晚則是循著手機地圖,找到美味的炸豬排名店。飯後返回旅館賣店,帶走大隻KUMAMON,貼心的店員還主動給了折扣。

熊本加油03.jpg

翌日搭乘路面電車,前往水前寺成趣園。看著元氣飽滿的白髮匠師修剪花木或駕著小舟仔細撈走池面落葉。早春的櫻花還未露臉,但坐在池邊茶亭,品嚐抹茶與甜點,就那樣坐著安靜冥想,或家人輪流在茶亭的留言本寫下對熊本的旅行感言。即使是短暫歇腳,都覺得這個城市的空氣那般甘醇。

熊本加油02.jpg

再搭乘路面電車來到鬧區百貨公司。雖然錯過了KUMAMON部長辦公室,卻在長長的商店找到一家和服店,買了久留米布料做成的「羽織」外衣。既有時髦設計感,還用心保有傳統元素。是一間母女共同經營的老舖。知道我們來自台灣,照例又說了感謝,還特別送到店門口。遠遠地,每次回頭,都看到她們一直招手道別。

離開旅館之時,因為前往熊本車站的固定接駁車座位有限,原本只是跟櫃臺探詢路面電車的訊息,沒想到經理立刻加派工作人員開自己的車子送我們一程。臨時被抓公差的司機,長得像阿部寬。

熊本加油04.jpg

那時,我們在熊本相遇的那些親切溫和的熊本人,都未曾預知,過了一年,我的故鄉台南先發生強震。來自九州的協助慰問不斷。不久之後,熊本發生的地震更甚於台南小年夜的搖晃。那些旅行途中曾經受過善待與體貼的好意,在隔海焦慮的日日夜夜,為那個短暫兩天一夜邂逅的異鄉,產生同為故鄉人的種種牽掛。

任何焦慮都無法遏止持續的餘震,但熊本恢復元氣的力量,透過網路傳遞。當KUMAMON復出到避難所激勵大家,當熊本城恢復夜間打燈,即使在台灣,都想要立刻拉著行李箱,以旅行的實際行動向這個勇敢的城市致意。

前幾年,在台灣北投靜謐的山間小徑,發現一塊古老的石頭,雕刻著「台湾よ 永に幸なれ」。那應該是久遠的日本時代留下的祝福。此時此刻,也想跟努力復原的熊本說,「熊本啊,要永遠幸福喔!」(圖‧文/米果)

熊本加油05.jpg


◎米果(作者簡歷)
台南出身。曾是產物保險核保人、財經雜誌編輯、網路媒體從業員。曾獲各類文學、散文、小說獎項。著有《慾望街右轉》《極地天堂》《如果那是一種鄉愁叫台南》等十餘本書。
部落格【私‧生活意見】
Facebook【米果大會堂】

回頭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